Ins_Notes-05.png

走進老房子有兩種方式。一,你進入並尋找情緒,搜索過去。翻閱故事。翻翻軼事。不遺餘力。制定一個收斂到現在的進展拱門。然後你會遇到 Elea 的 Zeno,每個州的細分變得越來越小,故事變得越來越複雜。很難繞過過去的重量。第二種方式是當人們將那些故事、記憶、軼事拋諸腦後。什麼都不碰。這些軼事和情緒仍然存在,但處於某種幻覺狀態。來自不同時間和空間的故事形成一個連續體;有時,這些軼事是偶然出現的,然後會持續數秒、數分鐘或數天。 (細細想來)房子只是一個容納和限制的空間,除了擋雨擋風之外別無他用。我把過去想像成聲音的巨石,但它們不是靜止不動的,也不是時間固定的,沒有漸進式的拱門,主要用作音樂 d'ameublement 或者,偶然地,形成了一些具有紀念意義的東西,與俯瞰中環主要街道的玻璃幕牆外的景色和來自外國的轉瞬即逝的圖像形成對比。

假設使有兩種勘踏過往的方法:一種是你在舊,翻倒櫳,尋往昔索,在正史與軼事之間逡巡。傷害的無窮,兩道接續的門與門之間,細節變得更細,往事離析分崩離析。

另一種是你在舊事、記憶和所有家長裡。軼聞和情感,在你避碰的短𥚃,有如幻象般獨在。不同時間和場域𥚃面的故事,匯成連續體(CONTINUUM),連續體(CONTINUUM),有時是一瞬,有時現在可以計算、有時算上日……(不嫌詞費,仍然可以完整地羅列)重的空間,只是一個囹圄記憶的載體,房與宅,說穿了只是卸去了風雨的蓬囊。

我想像𥚃的過是聲音的岩陣,它從不固定,也不滯止於時,不囿拱門(ARCH OF PROGRESSION)的圈框。組成未景界的聲音遲相-當眺望中環街的玻璃窗前,橫空錯置了異異的影像。